第叁回] 意惶惶狂啃圣贤经 闹哄哄乱祭孔圣人

2019-01-13 04:27 来源:开元棋牌

  前回说到文化山上诸文化巨头昏昏说事,民间大祭炎黄二帝之事。村学究令狐先生闻之,不禁长吁短叹,怨天尤人。唏嘘之余,转念想道:文化高峰净高谈阔论轻浮轻薄之徒,自不足道哉。然则自古道,礼失求诸野。何不去山野间求贤觅道。想毕,乃动身去了夜郎国。无奈遍访之处,但见乡民淳朴贫穷,鲜有识字者,更遑论知书达理的贤哲之士了。加上人生地不熟,更加前途渺茫。正没理会处,猛可窥见远处有一人家,乃大喜过望。上前看时,但见几幢楼宇气派,院落齐整,一律古色古香,大门两旁有一对联,上书:

  宣圣立元正始,统天统史统人,王道通三归一统;羲皇设卦首乾,成像成时成性,龙德用九化大成。

  学究见了,不禁喝了一回彩。俄顷,有主人出来迎接。为首中年汉子,长袍马褂,布鞋方巾,仙风道骨,品格轩昂。江湖上人称“蒋门神”。身后尾随一干人,一律儒生打扮,当中一面大旗,上书斗大的楷体字曰:“原道”。乃上前施礼见过,彼此寒暄,不提。

  这蒋大侠确实称得上是孔夫子圣庙大门上的门神,一生捍卫孔儒真义,不遗余力。开元棋牌蒋大侠起先在城里大学教书,痛感现代教育制度之腐败,大道之废驰,人心之不古,乃出走穷乡僻壤,寄意山水之间。办书院,倡经学,欲恢复古代大儒之风尚。蒋大侠久居乡间,日诵经书,夜省吾身,上察天文,下观地理,合天人于一体,融古今于一觳。天长日久,竟颇得圣人之心法。

  或一日,蒋大侠路过村学校,听得教室里书声朗朗,心中大喜: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耕读传家之古风犹存欸!再侧耳细听,却听见学童所诵者,多为ABCD洋腔洋调,心中不悦。当下蒋大侠作起法来,口里念念有词:子曰诗云,子曰诗云……良久,却不见明显效果。蒋大侠更加痛心疾首,乃痛下决心,要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文化变革”运动。

  蒋大侠等一干人,乃下得山来,四处奔走,足迹遍布市井文坛学界官场。他们施展通天本领,广布原道,规劝蒙学,力倡礼仪,促立儒教,尊孔读经。尤其大力鼓动学童背诵儒家经典的“读经运动”。且痛陈现代学术之废驰,五四反传统之荒谬。不免与学界之新派人物多有冲突。更有追随者矫枉过正,大肆讴歌王道仁政,贬低现代政治之民主宪政。惹得学界同仁为之侧目,白眼以向。

  事实上,“原道派”人员庞杂,道理纷乱,实难一言以蔽之。学界对其态度亦众说纷纭。同情者称之为古代士大夫之最后传人和“现代中国的孔夫子”;反对者责讥之为末代遗少,食古不化者和“现代中国的孔乙己”。“读经运动”也被讥之为“神经运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朝野上下纷纷响应倡言,尊孔读经。然则读经之事非一日之功,而尊孔祭孔之事少不得要做出一番表面功夫来。无奈国内不祭孔已久,祭器短缺,礼仪荒废,该行的事能想得起来的已经不多了。好在台湾诸地祭孔仪式不曾中断,将就着依样画葫芦学做一遍。纵然勉为其难,好歹聊胜于无。

  祭孔仪式先是在孔圣人的家乡开始,各地纷纷效仿。想那祭孔之人,多为多年跟着“打倒孔家店”的,如今要祭拜孔子,不免手忙脚乱,无所适从。各路官员也来助兴,规格由历年的“家祭”升格为国家“公祭”。地方行政长官甚至亲自充当主祭,规模和声势自然是空前的。但见:着一身非古非今衣,燃一炷乍明乍暗香,念一段半文半白辞,唱一曲亦土亦洋腔。

  更有闲人无事生非,别出心裁,将现代考试制度跟尊孔祭孔胡乱捆绑在一起,祭孔仪式上请来本地高考“状元”,身穿满清官服,披红戴花,招摇过市,再对孔圣人牌位行三跪九叩的大礼。真正是闹哄哄乱作一团。对于老百姓而言,权当作赶庙会看杂耍一般,只图个热闹。

  有行家见了,看出诸多穿帮之处。道具、仪式之混乱,近乎搞笑剧。典礼一点也不庄重。祭器、祭乐都不用。三牲的位置放倒了,牛尾巴、猪屁股正对着孔子像,让人疑心孔圣人挑食挑得离谱。仪式中的乐生身着清代官服,戴顶花翎。礼生却穿着另一种朝代不明的衣服,着戏装跳怪舞。司仪则穿着一套太监服出来,且穿着文官一品的白鹤补服。礼生吹笛吹笙一会儿,接下来是麦克风咿咿呀呀乱叫。一批接着一批老少不等的女子在台上舞着彩带,跳着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奇怪的舞蹈。接着又是大众娱乐明星唱歌,还有打宋江拳的,佐以烟花火炮等。看上去不像是祭祀仪式,而像是一次地方招商引资的现场发布会,而孔子则成了发布会上招徕顾客的招牌。

  如此胡闹和不敬,奢谈弘扬传统文化,显然是尊孔读经倡导者们一厢情愿的迷梦。批评者称之为“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好在孔圣人肚里能撑船,想必也不会太多计较。愿但以后年复一年,应该会熟能生巧,不至于把祭孔之事变成杂耍马戏。这正是:传统礼仪不简单,一不留神成太监。

  2004年的读经讨论以学者蒋庆选编并于2004年出版的《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读本》为导火索。

  2004年,《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读本》12卷本编完并正式出版,其中收录从《诗经》、《孝经》到王阳明《传习录》,共19部合15万字的儒家经典。蒋庆在该读本《后记》中称,“近世以降,斯文见黩;经书之厄,甚于秦火。”中国文化的现状是“礼崩乐坏,学绝道丧”,因此,必须进行蒙学教育。

  2004年7月,专栏作家薛涌在报章发表《走向蒙昧的文化保守主义》一文,反对现代儿童读经,并指蒋庆为文化保守主义的代表,认为如此种思潮占据主导地位,社会将有“回到蒙昧之虞”。一时间,发文响应者如云,批评者很多,支持者也甚众,讨论战线也从报章转到网络。

  支持者普遍认为,中华经典文化是民族智慧、心灵的庞大载体,但在自五四以来的百年间却已丢弃,必须重视,尤要从少儿读经开始。而反对者则或主张传统文化应继续西化,或主张传统教育内容和方法过时,有违儿童天性,不应倡导读经。(编辑:闻山)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