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与金瓶梅的联系与异同

2019-01-13 04:27 来源:开元棋牌

  《金瓶梅》是中国古代小说史上的一次突破,突破了此前章回体小说结构上的僵化,开启现实主义长篇小说的先河。在一个多世纪后,曹雪芹在继承和发展《金瓶梅》的基础上写成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红楼梦》。《金瓶梅》的背景是宋朝,《红楼梦》的背景是明末清初,但实际上都是描写大家族从兴盛走向衰落的过程,书中描写的生活状态和场景都是非常相似的,其实他们写的是同一个社会,但是他们的切入面又不相同。

  他们写的是同一个社会里两个完全不同的群体。《红楼梦》里描绘的贾府是一个官宦世家,整个家族的锦衣玉食都是来自于祖宗的军功赏赐,以及元春嫁入宫中所得到的赏赐。虽然已经在走下坡路,但是仍然要比普通的商人家庭的社会地位高很多,他们属于社会精英阶层。而《金瓶梅》所描写的西门庆家庭,只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商人家庭,虽然看上去也家大业大,人口很多,矛盾也多,但实际上只是一个普通商人兼地主的家庭,这是典型的市井阶层。

  从作者的角度来说,他们都是运用现实主义手法,对封建社会的丑恶进行揭发,与对封建阶级的罪恶进行控诉。曹雪芹既严肃地剖析了现实世界污浊、腐朽的实质,又始终没有放弃他对人世生活的执着和热情。他既痛恨那窒息生命的桎梏,又渴望那解放人性的未来曙光。而笑笑生则显得绝望,消沉,冷漠。他对现实的描写不带任何主观感情色彩。

  《红楼梦》继承了很多《金瓶梅》的东西,很多人物都有相似之处。比如说潘金莲这个角色在《金瓶梅》第一个被成功塑造出来,她就是一个外在性感非常倔强,内在又非常脆弱爱面子的这么一个人。在红楼梦》里,潘金莲被分解成了两个人物,潘金莲的外在性格就是坚决跟大家怼到底,说话特别倔,什么话都敢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把这点放在了王熙凤身上。潘金莲内在其实是一个弱女子,这放在了林黛玉身上。林黛玉内心深处好多东西跟潘金莲很像,因为她很脆弱很弱小,所以她把维护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甚至超过了爱情。因为你们阶层都比我高,那我连尊严都没了还怎么跟你们混。

  还有《金瓶梅》中的李瓶儿也是一个很成功的角色,她就有点像《红楼梦》里的薛宝钗,薛宝钗就是个纯情版的李瓶儿,又有钱又懂事,然后情商又高,懂得在爱情与利益之间如何平衡。但是她的命运却与尤二姐一样。西门庆兼职就和贾琏是同一个人,他们都是放荡的富家公子哥儿,两人都是敛财若渴,见色如命。

  《红楼梦》和《金瓶梅》虽然写的是同一个社会,但《红楼梦》是把现实社会放在了象牙塔在里去写,你看到的是一个乌托邦式的一尘不染的封闭社会。而《金瓶梅》写的却是一个非常现实的藏污纳垢的社会,什么通奸,爬灰,叔嫂…各种各样的恶心事,里面什么都有。其实仔细看看,在这样的市井里面也有很多真的爱情、真的友谊、真的仗义、真的理想。很多美好的东西,只不过它们和不入眼的东西混杂在一起。虽然在这个市井社会里人人都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其实每个人心中的底线依然存在,他们都具有朴实的善良和同情心。

  它们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红楼梦》的作者有明显主观感情色彩,曹雪芹下笔的时候,他喜欢哪个人物,他讨厌哪个人,他看不起哪个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有明确的态度和褒贬色彩,他既看不起平民大众,也看不起权贵,他最喜欢的是精英阶层内部的反叛份子,比如贾宝玉,十二钗…这些人,最看不起焦大,贾瑞,赵姨娘,刘姥姥…这些人。但是《金瓶梅》写的恰恰就是这些人,在《红楼梦》里最边缘化的一群人。在《红楼梦》里那些姑娘们全都一尘不染,十几岁的清纯少女,小伙子们也个个都红光满面。《金瓶梅》描写的却是一群老寡妇二十八九到三十多岁,在古代这种年龄早就过气了,根本不值得被歌颂,不值得被描写,也不值得被看的一群女人。男人也是土里土气,也没文化,年龄也不小。作者对这些人不带任何褒贬色彩。从这些人之中能看的赵姨娘、贾瑞、薛蟠的影子,这些在《红楼梦》里看着很讨厌的一群人,在《金瓶梅》里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都有贪婪自私的地方,也有同情别人帮助别人的地方。兰陵笑笑生笔锋毒辣,不置褒贬,一切白描,是非对错让读者去感受。

  在《金瓶梅》里有时候一个普通的情节,看了以后都很有感触。比如武大狼他们家街上那帮人,都是些什么人呢,武大都被杀了,西门庆大摇大摆来通奸,满街人谁都不敢吭声,武二爷武都头回来了,到处问大家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人都不敢说,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到抓王六儿和她小叔子通奸的时候,因为王六儿是弱者,是仆人的老婆,满街的人那叫一个英勇正义,押着她游街,有个老头破口大骂,傍边人就说,那你爬灰算什么呀?老头当时就哑口无言了。

  这不就是写的活生生的现实吗?在当今社会,大街上遇到歹徒行凶抢劫,调戏民女,一群路人围观,没有一个敢见义勇为的,都怕承担后果,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这种事要是放在网上,那肯定是破口大骂,义愤填膺,因为在网上再可怕的人也伤不到他,他不用担负任何责任。所以中国社会几百年来一点也没变,人还是那群人,作风还是那个样子。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