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甘惜分:曾提出要打破批评的禁区(图

2018-12-21 02:53 来源:开元棋牌

  喜欢和年轻人交流的甘惜分,常在自己的课堂上鼓励学生畅所欲言。“不要顾忌我原有的观点。在研究学问面前,我们都是研究生。”他还常说,学生不敢与老师辩论,不是好学生。

  在他的鼓励下,常有学生在课堂上提出一些疑问或批判。对于这些观点,甘惜分不仅不用自己的学术地位压制,还总是边听边将观点记在笔记本上。

  除在学校任教外,他还受邀奔波于各地作报告。但儿子甘北林却直白地告诉甘惜分,他接触社会的途径太少了,“你每次出去作报告都是被前呼后拥,看不到真实的社会”。

  “现在新闻系的老师都有一股劲,要重新让新闻系焕发青春,可我们年纪都大了,需要你们这批小青年来接班。”对于1981年硕士毕业后想回家教书的童兵,甘惜分极力挽留。于是童兵成了他的第一位博士。

  上世纪80年代,甘惜分开始尝试与学生一起做一些民意测验,比如针对北京日报、北京晚报的读者调查,用来评估当时党报对于社会需求的完成度——有哪些内容构成哪些功能、有哪些表达方式等。在当时,民意测验的方法开创了国内先河。

  1986年,在甘惜分的带领下,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正式创办。作为中国大陆第一家从事舆情民意调查与研究的学术机构,它利用自下而上的相对科学完整的定量方法反映民意的做法,震动了当时的中国新闻界。

  甘惜分曾形容当时的创办条件是“四无”——无经费、无电话、无编制、无办公室,“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创办之初,中央思想领导小组就委托研究所做一项关于大学生思想状况的小型研究,研究所将调查扩展到了全国范围。

  但调查过程中却传来了有调查学生在河北、山西被当地公安机关扣留的消息。原因是在他们的调查问卷态度量表中,设置有正题和反题。作为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态度量表形式,他们将政府观点作为正题,援引了跟政府不同的典型观点作为反题,来考察学生态度,却被当地公安机关误认为别有意图。

  “当时的公众对于民意测验、态度量表几乎一无所知,是完全空白的领域。”喻国明说。

  在童兵看来,甘惜分创办领导舆论研究所的经历也给他自身带来了变化,“更加关心普通百姓的生存状态,更加同情普通民众的民主要求”。

  由于各地民众常有冤情投诉无门的情况,舆论研究所常被误认为是上访机构。研究所收到投诉和冤案的来信,是常有的事。

  “甘老觉得当时从下到上的渠道太少了,缺少体现百姓呼声的途径。”喻国明说。甘老常教导他们要关心这些来投诉的民众,尽各自所能做好接待与解释工作。

  同时,甘惜分还带领研究所发起了多项舆论调查。比如针对首都知名人士的龙年展望调查。“调查这个的主要缘由是各方对当时的新闻报道很不满意,说假大空、会议新闻大话空话成堆,老百姓不感兴趣,批评太少,舆论监督没有力量等。”童兵说。通过对这些知名人士对当下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等问题的现状评估和未来预估,和对当前新闻宣传功能方面的态度评估的调查,得出对现状的判断和对未来发展形势的预估。

  此外,甘惜分还领衔作了关于新闻法制建设关键问题的调研。“带着学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到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各地,征求当时新闻界较活跃的人对于新闻法设立关键问题的看法、意见和担忧,最终形成的调研报告长达数万字,毫不避讳地呈现了各方观点,提交给当时的中央高层。”喻国明说。

  报纸是商品还是阶级斗争的产物?这个问题在甘惜分与另一名学者中“纠缠”了多年。

  那时,南方一名学者主张“报纸是商品”,甘惜分撰文批评他,认为“党报怎么可能是商品”,“他说报纸是商品经济的产物,甘老师说报纸是阶级斗争的产物。两人的观点是相对的。”郑保卫认为,前一个观点是探讨近代报刊最早发生、产生的原因,甘惜分讲的更多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考虑问题。

  “他们说得都对,但是限制词不一样,两个人就有很多这样的争论。”郑保卫说。

  喻国明告诉记者,并不是说甘惜分有意附和什么观点,而是他从自己的经验真诚地认为这样是对的、是对党和国家负责任的,对人民群众是负责任的。

  研究视角变化在1979年已有显现。童兵回忆,1979年10月,甘惜分在建国30周年学术讨论会新闻组会议上发言说:“报纸是人民的,是属于人民的,党报同时也是人民的报纸,应当充满人民的声音,应关心他们的疾苦,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我们要为办好一张人民的报纸而努力奋斗。”

  此前的一个月,甘惜分还在学术发言里提出要打破批评的禁区,“这是历史的必由之路,这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必由之路”,“我们对干部开展无私的批评也将使那些违法乱纪者、玩弄特权者、官僚主义者知所畏惧。”

  这些今天都是常识的观点,在多名学者看来,那时候说这些话却要承受压力,需要勇气。

  喻国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其实是改革开放的重要内容,就是报纸上能不能有监督性、批评性的一些表达,“这在当时的媒介功能中几乎是没有的,这是创新性的一种举动”。

  他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北京火车站有一个人引爆了自制的炸药包,没人受伤,新华社发了一篇简讯,不到100字,却成为新现象,成为改革标志性的信号。

  甘惜分发现,如果不利的事情不报,对争取主动地位其实是不利的,“即使不报,各种事情大家也都知道,所以,我们确定的原则就是对于不利的事情,报比不报、早报比晚报对于政府获得主动权、舆论引导权更有利”。

  “凡是影响重大的、凡是与老百姓生活有关的、哪怕是不利的事情,也应该及时地报道。”他向中央领导写信,有前因后果、有定量分析,倡导打破这个禁区。

  喻国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甘惜分不断在会议、文章中倡导,这个原则被官方逐渐接受,开始逐渐有控制地报道一些突发性事件,“从这一点来说,甘老师真是执着地提出问题”。

  郑保卫说,之前,权力得不到制约,公民监督政府和官员没有正常渠道。甘惜分提出“一个方向,多种声音”,就是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要有多种声音表达,“非常强调利用批评和监督的手段,让老百姓来说话”。

  这些观点逐渐进入了官方话语体系。近年来,越来越多高级干部表态,“批评报道同样是主旋律,同样是正能量”,四川省纪委书记甚至公开“抱怨”称“批评报道一篇也没见到”“媒体的思想还不够开放”。

  郑保卫回忆,后来,甘惜分看到并肯定了这些进步,但总觉得做得还不够,并且在研究怎么来作好批评监督。

  在一次会议上,甘惜分再次强调“这是一个非常要命的问题”,语气坚决,神态激愤,“当时让与会的人都觉得有一点点紧张”。喻国明回忆。

  “甘老师其实很执着,但他并不是固执,比较从善如流,而且坚持寻找真理,不断求索。”与他的很多学生一样,刘燕南也见证着观点的转变,“他会对早年的研究作出反思,不怕对自己的一些东西进行再思考。”

  “这几十年我没有变过书生味道。”甘惜分评价自己“太书生气”,对社会交往和人情世故都不用心。

  退休之后,他期待的重要社交,恐怕是退休后坐在铁狮子胡同的家里,等待学生们相聚,谈论国家大事。

  “甘老师也参与,也会点评一下,但大多数还是笑眯眯地听,因为机会比较难得,他愿意听大家多说。”喻国明陷入回忆,“我们说话也是天南海北的,各种信息都有,有的重要,有的有趣。”

  甘惜分对新闻界的一些现状并不完全满意。有时,他会和学生探讨如何通过合适的渠道,把一些真实情况给公开表达出来。

  “他对新事物还是抱着一种乐观其成的态度。”喻国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告诉老师,现在,微博微信已经可以实现公民表达的功能。甘惜分急忙追问“微博微信到底是怎么回事”,接着,他浏览了微博,还开通了账号。由于眼睛不太好,很多微博都是由他口述,家人代为发布的。

  事实上,当年甘惜分关注的话题,在他告别讲坛之后并没有完全解决。2006年,郑保卫的博士生樊亚平走进了甘惜分的家门。这名年轻学子学习了甘惜分的论文著作,打算给“师公”作一个访谈,“目的就是希望借甘老的口,强化学界和业界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

  对着老前辈,樊亚平提出,一些学者的观点根本站不住脚,但是没有人与其争论,学术研讨会从来都是各说各的,“听到这个话题,甘老非常激动,说确实需要争论,‘我写一些文章,我就希望有人站出来跟我争论,但是没人争论啊,要是有人就好了,我就可以进一步阐发我的观点’。”

  当樊亚平问“如何做一个好记者”,甘惜分说“为人民说话”,又问“怎样成为一个好记者”,甘惜分答“首先是一个好人”。

  “他当时像老小孩一样。”樊亚平回忆,听到新闻界的一些“老病”,甘惜分希望他把这些“很有战斗力的话题”直接写出来,“那样更有冲击力,能够在学界和业界掀起一股巨浪,”“你在前边冲,我在后边给你敲边鼓”。

  “我就感觉,他虽然90岁了,但是那种战斗性、冲击力,真的是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如今已是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的樊亚平说。

  在甘惜分的多名学生、家人看来,甘惜分之所以长寿、思想深刻,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只关心国家大事,不计较个人得失”。

  甘北林告诉记者,父亲潜心学问,并且只做自己感兴趣的学问,不计较政治待遇、经济待遇:“四十年没党龄,不涨工资,没提等级,谁能受得了?”

  年轻学子没有忘记甘惜分的名字。在高校新闻学教科书里,甘惜分在《新闻学大辞典》中的一系列新闻学定义成为绕不过的学习目标,还有新闻系学生办的校内刊物请甘惜分题字。

  令这大二名女生意外的是,教科书里屡屡提及的老教授甘惜分,一些观点似乎与年轻人不在一个话语体系里,但看完校园报纸之后,他用一口四川口音说:“挺生活化的,学生报纸就应该这么办。”

  “文风僵化、思想老化是新闻界之大疾也,不要说一些套话,不要跟那些办得不好的报纸学。”当这位近百岁的书生说出这样一番话的时候,年轻的学生说,她“震惊”了。

  本报北京1月11日电 本报记者 卢义杰 何林璘 实习生 欧阳方星 车灏楠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