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婚姻维权第一案败诉 盘点同性话题的这十

2019-01-11 05:15 来源:开元棋牌

  孙文林今年26岁,是一名同性恋者,“男友”胡某36岁,两人认识1年多,相处融洽。短发、白净、清秀,这是孙文林给人的第一印象。孙说,14岁时,他便发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当他将这一情况告诉家人时,遭到了家人的白眼。这与当前社会上一些公开举办结婚仪式的同性恋者遭遇相似——到达现场祝福的亲友,只有寥寥数人。“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用各种方法说服父母。”孙文林说,而今,家人观念发生改变,已经慢慢能接受了。获悉儿子准备与“男友”结婚的消息后,孙文林的妈妈说:“不管社会上如何来歧视我的儿子是同性恋,我都会坚定地站在儿子这边。”不过,孙文林的“同性婚姻梦”还是被挡在了门外。2015年6月23日是孙文林和男朋友相恋一周年的纪念日。两人决定要在这一天结为配偶。于是,他们来到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告诉工作人员他们要登记结婚。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以中国《婚姻法》里规定的“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结婚”为由,拒绝了他们结婚的申请。

  对中国的同性恋者来说,即将过去的2010年是怎样的一个年份? 如果以2000年冬歌手毛宁被刺事件算起,这十年间的变化对中国的同性恋群体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尽管依然有着来自网络世界的打打杀杀和传统观念的坚硬藩篱,但时代总是在进步着。虽然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同志群体相比,中国的同志们还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但与我们自己的过去相比,与我们的前辈们曾经的遭遇相比,这个世界真的早已百花齐放,走向宽容和接纳的速度令人吃惊。 走在街上,你是否会偶尔遇到两个同性在大方地拉着手?假如不是同类,身为直人的你往往会好奇地看他们,而他们多半也会毫不避讳地回头看你。不再有躲闪,不再有尴尬,不再觉得自己应该生活在地下世界——这就是十年来中国同志自我认同的变化,当然,这变化也来自非同人群给予的宽容。 所以,我们首先要感谢这个时代,感谢那些宽容和谐美好的城市与乡村。虽然并非一切都尽如人意,但看到进步,然后怀着感恩的轻松心态,我们才可能阔步前行。 回到2010,这一年,该记住的事情依然很多——

  1、同志婚礼全国开花尽管近几年的两会前夕,李银河提出的同性婚姻提案屡屡受挫,尽管有反对者疾呼“同性结婚并非私人之事,李银河想得太简单”,但中国同性恋者对同性婚姻获得承认的努力却一直在继续着。而这种努力和争取,在2010年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行动——不管外界是否承认,同性婚礼已然无所畏惧地登场。 从1月3日成都的一对同志恋人曾文全和潘安杰在酒吧举行婚礼开始,在2010年的中国,同志婚礼从南到北,从年初到年尾,大有星火燎原之势。不仅如此,成都的两位婚礼主角还公开亮相电视、报纸等媒体,广泛接受采访,表达他们的爱情观和愿望:我们想要一张线月,山东的一对同性情侣接力同志婚姻,两位新人在好朋友的见证下走入婚姻殿堂。 5月,长春,一对女同志情侣突破世俗,在酒吧举办同性婚礼。两人领到了酒吧“颁发”的结婚证书,现场司仪介绍说:“这是由我们酒吧颁发的结婚证书,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是,在场的各位好友都可以见证两人的感情。” 11月20日,常州,江苏首场男同性恋婚礼正式举行,新郎张真和“新娘”英梓成为大家“围观”的焦点。“都说‘同志’没有真爱,我们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证明真爱其实无处不在。” 虽然同志面临着众人皆知的婚姻权利困局,虽然很多同志的婚礼一时半会还无法得到家人的祝福,但以爱的名义,以后还将出现的越来越多的同志婚姻理应得到更多的祝福。

  2、“同志你好”微笑征集“晒出我们的微笑,让偏见退散!”在“同志你好”的官方网页上,这一行字格外醒目。 5月17日,“国际不再恐同日”。也正是从那天起,东北师范大学大四学生侯海洋冒出了一个想法:为同性恋群体尽一份力,让更多人消除偏见。同志你好微笑征集行动(Smile4Gay Campaign)就此应运而生。这是一项“旨在通过微笑征集的方式,鼓励全社会参与性倾向反歧视,倡导科学地认识性倾向,共同创造友善包容的多元化社会环境”的大型计划。 活动从一开始就吸引了全国各地网友的关注,包括蔡康永、黄耀明、柯蓝等很多明星、艺人和其他社会公众人物也纷纷参与进来,通过微博、论坛等线上传播和在全国几十个城市的线个“微笑”,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了最初计划时的1000个目标。而这些笑脸图片和祝福,已经分别在北京、上海、昆明、长春等城市展出。 作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规模的公开支持同性恋活动,“同志你好”微笑征集吸引了全国各地媒体争相报道。这次活动,让同志争取权利的行动不再仅仅局限在这个群体内部,而是主动走向了社会。“让我们用微笑证明,你就是力量!”

  3、“9·26”北京牡丹园事件你是否还记得2009年发生在广州人民公园的一幕?面对被无端的驱赶,有同性恋者公开面对镜头,勇敢维护自身权益。令人遗憾的是,在广州人民公园事件过去一年后,同样的行为再次发生。 9月26日晚,北京警方突查位于海淀区的同性恋者逗留地牡丹园。据官方英文《环球时报》9月28日报道,在突查行动中,逗留在牡丹园的上百名男同性恋者被警察带走讯问。 据爱白网引述《环球时报》的报道称,警察和特警队员在星期天晚间乘坐约20辆警车来到牡丹园,每辆警车上有四名警察。警方还在9月27日夜间再次对牡丹园采取了突查行动。《环球时报》的报道引述网上发帖者提供的信息说,在牡丹园逗留的男同性恋者被带到花园路警局,被要求出示身份证件和接受血液检测,也被拍下照片、留下指印。 对此,北京市公安局一位发言人表示,警方在周日和周一晚间对牡丹园采取的行动,只是在国庆假日到来前全市年度治安检查的一部分,被带走的人只要没问题就会获释。

  4、中国同志选美夭折1月15日晚,众多媒体云集的背景双子座大厦F层,中国彩虹先生大赛在即将开始前突然宣布取消。原本,这次选美大赛被作为一年一度的世界同志先生大赛的中国选拔赛,最终优胜者将代表中国赴挪威参加2月举行的世界同志先生总决赛。 追问临时取消的原因,多少显得有些不解风情。诚如一名来自内蒙古的参赛选手所说,停赛其实在其意料之中。而另一位专门从德国飞回北京参加比赛的华裔选手则对媒体表示,“其实这个原因即使不说,大家也都明白,但我不明白的是,为何偏偏在万事俱备的最后一刻给我们当头一棒?” 联系到前文提到的牡丹园事件,2010年同志活动在北京的生态,顿显这个城市少了几分大气。 不过未来总还是美好的吧。这次同志选美比赛媒体报道亮点之一,是官方的新华社在赛前罕见地以两千字长文予以报道。这篇报道发表于原定选美活动举办日当天,文章表示,“这次规模不大的选美比赛,也成为中国同性恋群体争取社会更多接纳的一小步。” 一小步虽然最终并未完全迈出,但该事件的象征意义终将会润物细无声。正如当天的主持人所说,“今天的又一次受挫,让我们更清醒地看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但我们不会消沉不会退缩,我们会更振奋地面对未来。”

  5、上海同志骄傲节二度登场有不那么友好的城市,当然就有比较友好的城市。作为曾被英国《独立报》列为包容同性恋方面进步最显著的全球五大城市之一,上海在2010年再次对同志活动给予了包容和温暖。 从10月16日至11月6日,第二届“上海骄傲节”于正在举办世博会的上海举行。来自“阳光地带”网站的消息显示,以“多元、团结、和谐”为主题的骄傲节,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和中国各地的同志、拉拉、双性恋者等众多帅哥美女。加拿大领事馆,德国领事馆以及英国领事馆的官员出席了开幕派对。 为期三周的活动,包括影展、座谈会、艺术展、体育比赛、派对、野餐和K歌比赛等。虽然依然没有街头游-行,但整个活动能够顺利进行,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现代化城市应有的宽阔胸怀。

  6 、《朋友通信》终刊对于参与同志活动经历一片空白的我们来说,《朋友通信》的终刊显得相当突然。 忘记了是哪一天,打开家里的信箱,照例收到了来自山东青岛的这本小书。不同的是,我们发现这次的小册子要比以往厚很多,打开来看,原来就是《朋友》的最后一期!四分之三的页码,都是“生命·春天里的告别”专题。没有透露终刊原因,所有人都是依依不舍。 我和《朋友》结缘,应该是在它刚刚创办不久。读大学的我就获得了这本赠阅的小书,当时每次收信和阅读都心怀忐忑,生怕被别人发觉。后来毕业了,就很少有机会读了。直到我们搬家到通州之后吧,下意识地给张北川先生写了邮件,它热情地给我回信,并从此开始再次给我们寄送《朋友》。 从1998年初春到2010年的春天,《朋友》已经陪伴中国同性爱者走过了整整十二年的岁月。它的创办者张北川先生,十二年来默默耕耘在这块被主流学者遗忘的领域,为广大同性爱人群送去了太多的温暖和慰藉。 “曲终歌犹在,山花点点红”,谨以张北川先生的《朋友通信》终刊辞标题,向张先生,以及整个“朋友”项目团队致敬!

  7、“直通中南海”留言禁止性取向歧视这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网站留言规定,但却足以令中国同性恋群体感到鼓舞和振奋。 9月8日,人民网·中国新闻网正式推出“直通中南海——中央领导人和中央机构留言板”。在留言规则中“以下内容禁止在本留言板发表”部分的第十一条:包含种族、肤色、性别、性取向、宗教、民族、地域、残疾、社会经济状况等歧视内容的言论和消息。 禁止性取向歧视的留言,人民网·中国新闻网+直通中南海的分量,虽然制定规则者或许并没有特别的考虑,但却是国人性取向观念拨乱反正的一个细微体现。 如果加上此前新华社对同志选美活动的长篇报道,《环球时报》对牡丹园事件的报道,我们可以欣喜地发现,中国媒体在对待同性恋的态度上,相比十年前毛宁被刺后的一味猎奇或者噤若寒蝉,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下面的这个百度。

  8、百度不尊重同志群体惹众怒2010年的中国互联网,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其中谷歌年初的退出风波,曾令它的中国对手百度掌门人李彦宏喜上眉梢。只是,与谷歌的格调相比,李彦宏和他的百度相差的实在太多太多。拥有的市场占有率并赚了大把的钞票,并不能说明百度有多大出息。 一家现代的互联网公司,却在人与人本应平等的理念上无所作为,甚至是为了赚钱而公开歧视少数族群,这就是中国最大搜索引擎百度,也是对同志最不友好的网站百度。 在百度上,那个遭万人唾骂的竞价排名,真正体现了为发财不择手段的无良商人嘴脸。曾经在很长时间,在百度搜索“同性恋”,第一条都是“同性恋治疗”的商业诈骗信息。而如果搜索“GAY”,大量信息和同志网站仍然被屏蔽。相反,倒是有个“反同”贴吧到处充斥着对同志群体攻击谩骂侮辱的帖子。 在众多网友的抗议声中,“同性恋治疗”的诈骗信息已经暂时消失,但其他的屏蔽和攻击仍然在百度上为所欲为。 同样是做搜索引擎的公司,谷歌宣布同性恋员工工资高于异性恋员工,因为同性恋家庭无法享受正常家庭所得税上的减免优惠;百度却在大张旗鼓地鼓吹“治疗同性恋”,并纵容歧视同性恋的帖子大行其道。我一直很纳闷,李彦宏按说也是个海龟,为什么思想会如此的冥顽不化?在官方媒体都已经开始正视同志群体并反对歧视的今天,李彦宏和百度缩头乌龟式地执行的到底是哪朝哪代的“相关法规和政策”?

  与社会外在环境相比,中国同志的最大压力还是来自于父母和亲人。在这个人际关系越来越淡漠的社会,他人的闲言碎语其实都只是浮云。但因为同志多半都非常孝顺,细腻的情感和对亲人的感恩心态,才使得我们的内心会如此的挣扎。而2010年,理解,正逐渐来自我们最最亲爱的父母! 继近年创办同志亲友会后,在中国首位公开支持同志儿子的母亲吴幼坚女士的努力下,同志父母恳谈会也已经举办了三届。10月30日,第三届同志父母恳谈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约200人,包括同性恋者以及他们的父母,聚会在一起交流各自的经历和感受,鼓励父母们理解和接纳同性恋倾向的孩子。尤其值得一提的是,6月15日,《爱是最美的彩虹——一位母亲眼中的同志世界》一书正式面世,书的作者就是在同志圈子中广受尊敬的吴幼坚女士。这本10万字的书作为公益读物,免费赠阅给公众。 作为同志,我们或许不能要求每一个母亲都能像吴幼坚女士那样给予我们如此多的理解,因为我们亏欠家人的真的太多太多。我们会感谢父母的宽容,而假如他们无法理解我们,我们仍然要好好地对他们,并且好好地走好我们自己的路。

  10、广电总局禁止同性交友上电视这是一条在百度上随处可搜到的消息:广电总局下禁令,不准在交友节目中为同性恋人群配对! 在禁止同性恋上,百度当然是持有着无限宽广的胸怀。 消息来自今年6月初,当《非诚勿扰》《我们约会吧》等婚恋交友类节目在2010年火爆荧屏的时候,广电总局终于出招了!据《都市时报》报道,广电总局的约束包括很多,比如各电视台相亲节目必须采取季节播形式,每年播出相亲交友节目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每周不得超过一期;节目播出必须采取录播或者延后1分钟播出,不得在晚间黄金时段播出,嘉宾必须1:1(禁止3女选18男及4男选20女等形式),嘉宾不得在节目中有过激的行为及言论;各电视台不得打着同性-交友的旗号为同志人群配对。 事实上,现在回头看来,广电总局对交友节目的约束条款很多已经形如废纸,如“每周不得超过1期”,非诚勿扰早就在周六和周日各播一期了;如“嘉宾必须1:1”,现在的几家节目几乎都突破了这个界限。倒是对同性交友的禁止,过去和现在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

  10+1、同性恋者因献血歧视起诉血液中心其实在2010年,值得记住的同志事件还有很多,十条难免挂一漏万。而我想着重提到的一个事件,就是一名同性恋者因献血遭遇歧视而起诉血液中心事件。 6月6日,同性恋者王梓政(化名)到北京西单图书大厦献血点准备献血,但却被告知不能献,因为《献血法》有规定。而卫生部下发的《献血者健康体检标准》也有这么一条:不建议同性恋者献血,以保证受血者的安全。 四天后,32岁的王梓政将起诉状递交到海淀法院,要求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允许他参与献血,并就拒绝他献血的行为公开赔礼道歉。王认为,单纯以性取向来判断能否献血十分不科学,自己作为公民,依法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一切合法权利和义务。 虽然海淀法院在一个月后表示,经请示上级法院,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但这一事件仍然值得我们铭记。有关同性恋献血的争议,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而有同性恋者公开寻求法律的支持还是第一次,其具有的标志性的意义亦不该被忘记,因为,进步,总是在这一点一滴间。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